霁月

[pinescone]似曾相识②

好看

乐音绚华:

啊,拖了这么久的文总算憋出来了……自己默默的理思路写出来真的好累……写手们都真的好辛苦,为那些大大们点赞!
好了,发文


     Wirt睁开了眼睛,揉揉自己酸疼的肩膀,右胳膊上有有白色的绷带痕迹,不知道是谁给他包扎的伤口。


     青鸟Beatrice飞到磨坊二楼的窗口,冲里面的人喊道:“嘿!Wirt?!”


     Beatrice……?


     Wirt木讷的转过头,看到了落在窗台上的青鸟,他伸出手打开了窗户,青鸟飞了进来落在桌子上。


     “Wirt你没事吧?那个外来人居然把你打伤了。”Beatrice用自己的鸟喙梳理了下自己的羽毛,歪着脑袋看着Wirt。


     Wirt摇了摇头,下了床打算往楼梯口走去,青鸟喊住了他:“Wirt!”


     男孩停住了脚步,Beatrice飞过去落到他头上的树枝上,看着Wirt:“那位打伤你的先生现在在楼下,你要去打个招呼吗?”


     Wirt没有说话,举起灯盏走下楼。


     楼梯嘎吱声传进楼下双子的耳朵里,Mabel收起把玩的刀子,戳了戳旁边的Dipper:“哎,他醒了。”


     Dipper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,继续翻看着手里的第二本日志:“这上面没说解救那个男孩儿的方法。”


     然而Mabel没去理会自己的弟弟,而是看向从楼上下来的少年,冲他笑笑:“你好?”


     少年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,从他的帽子里长出的树枝上的青鸟挥了挥自己的翅膀:“嗨!我是Beatrice,这个木头脑袋的男孩儿是Wirt,他的体内还有一个……”


     Wirt用他的彩色眼瞳瞪了Beatrice一眼,青鸟就闭上了嘴巴。


     “是beast吗?”


     厚重的书本被合上发出了“啪”的一声,众人看向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Dipper。


     Wirt的彩色眼睛无神的看着Dipper,张了张口没说什么。
  
  “我猜对了?”Dipper倚靠在沙发上,唇角勾起笑容的看着他。
  
  Wirt偏过脸,不去看Dipper的表情,Beatrice歪着脑袋想了想,随后张开翅膀飞向Mabel,落到她的肩上:“他不善于交流。”
  
  Dipper放下交叉叠放的右腿,干净利落的从沙发上起身,走向Wirt,Wirt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,摆着双手制止棕发少年别靠近他。
  
  Dipper站住了脚步,因为他有点害怕blest会对Wirt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他只好作罢。
  
  “啊!Wirt!你该去砍柴了!灯油要没了。”青鸟及时的解围,她张开双翅大声的喊着。Wirt点了点头,看了眼屋内的所有人,拎起灯盏快步的离开了小屋。
  
  Dipper眯起蓝眸目送男孩儿的离开,随后转过身看向青鸟:“Beatrice,Wirt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需要知道才能救他。”
  
  “你救他?别想了,只要是beast看中的人,几乎都不可能逃脱!”Beatrice摇摇头,用遗憾的口气说着,“不过,你们是怎么知道Wirt在这里的?”
  
  “一个男孩儿告诉我们的,他叫Greg。”Mabel伸出食指,青鸟自然的跳到她的手指上。
  
  “他的弟弟?我认识他!”青鸟猛地张开了翅膀,眼睛睁的大大的,“你们想知道他们的故事吗?或许对你们有点帮助?”
  
  Dipper和Mabel点点头表示愿意听,Beatrice就站到沙发背上,用她动听的声音叙述起来。
  
  一对可爱的兄弟在迷林里失去了方向。
  beast要挟着可怜的樵夫的女儿来点灯油续命。
  兄弟们听从善良的樵夫离开了磨坊。
  他们救下了被树藤缠住的青鸟。
  他们走过了南瓜镇。
  他们来到了酒吧牵走了一匹马儿。
  他们在豪宅里面歇脚并留下了马儿。
  他们和青蛙一起乘船来到了一个疯女人的家。
  青鸟背叛了他们。
  他们丢下了青鸟继续前进。
  他们救下了被恶魔缠身的女孩儿。
  风雪阻碍了他们前进的道路。
  哥哥开始绝望。
  弟弟被beast带走。
  哥哥和beast做了一个交易。
  
  青鸟唱到这里就停止了歌声,因为门口站着砍完树枝回来的Wirt。
  
  “噢嘿!Wirt!你回来了!”Beatrice赶紧飞过去落到男孩儿头顶的树枝上,假装带有笑意的询问到。
  
  Wirt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,转动着彩色的眼珠瞥了青鸟一眼,随后又看向双子。
  
  “Beatrice只是在讲你的事迹而已,不要紧张,大男孩。”Mabel把自己的棕色长发理到胸前,轻轻地用手梳理着,同时冲自己的弟弟使了个眼色。
  
  “你的事迹很伟大很光荣,你需要离开这片诡异的森林到外面和你的朋友们交流才行。”Dipper合上正在书写的日记本,微微抬高眼眸看向Wirt。
  
  “……不。”
  
  Wirt张了张口,喉咙里挤出了一个单词,声音有些沙哑,像是介于青少年和成人之间的音色,不像是恶魔才有的低沉嗓音。
  
  “我……不能……回……”
  
  Wirt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,看样子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人交流了。
  
  “感谢上帝!Wirt你总算开口说话了,我还以为你被beast夺去了声音。”
  
  青鸟有些激动的尖叫着,但很快就停下了动作,因为beast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  
  “看样子你们是想带他走?”
  
  随着恶魔一般的嗓音响起,整个房子都陷入了黑暗,只剩下Wirt手里的那盏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。
  
  双子身上的绿色通灵宝石开始发光,蓝光出现在他们的手上,与橘黄的灯盏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  
  “你们……有魔法?”低沉的声音染上了一丝诧异,但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音色,同时一根树枝缠住了青鸟和Wirt,勒着他们的脖子。
  
  “Mabel!Dipper!快跑!”Beatrice尖着嗓子喊着,Wirt依旧面无表情,好像他根本就没有痛觉一般。
  
  “你们看到了?外来人?”
  
  beast用他的低沉的嗓音笑着,好似嘲笑着双子,他的手像是枯萎的树枝,轻柔的抚摸着Wirt的脸旁,同时遮住男孩儿的彩色双眼。
  
  “他已经没有了意识,他是我的一个玩偶,一个只知道砍柴维持自己弟弟的生命的玩偶。”
  
  Mabel看向自己的弟弟,Dipper只是咬着下唇,蓝色的眸子里闪着野兽的光芒,看样子他对于beast的这种说法很恶心。
  
  “如果我没猜错,外面应该有你们的小仆人吧?”beast低低的笑着,“如果你们三个月之内不带走Wirt,那么你们就再也回不到这里。但如果你们长期在这里混着,你们的小仆人会因此死去,我说的没错吧?”
  
  “是又怎样?反正,Wirt我们是一定要带走的。”Dipper操纵着手上的蓝光让一把小刀飞起,同时扔向beast,恶魔没有躲避,任由小刀擦过他的脸颊随后狠狠地钉在墙壁上,同时笑着。
  
  “你的小刀是杀不死我的,但会杀死我的玩偶。”beast松开了Wirt的眼睛,借着微弱的灯光,双子发现Wirt的脸上有一道不深不长的血痕,很像是用小刀划过的痕迹。
  
  “我其实特别喜欢做交易的孩子们。”beast让周围重新恢复光明,同时他也消失殆尽。
  
  “等你们什么时候想好了,就带着Wirt来到迷林的深处,我在那里等你们。”
  
  一切又重新恢复平静,但这又是一场游戏的开始。

评论

热度(23)

  1. 霁月乐音绚华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看